vr将开启社交2.0时代 姑娘,来个虚拟约会吧?

vr将开启社交2.0时代 姑娘,来个虚拟约会吧?

原始标题:

根据工信部9月发布的《虚拟/增强现实白皮书2017》,预计到2020年,中国的虚拟现实市场相对成熟,规模将超过900亿元。与此同时,国际上的科技巨头也纷纷发力推出虚拟现实的体验设备。这个新兴领域将给我们的双眼带来哪些前所未有的体验,又面临着怎样的发展困境?




我们大脑中有80%的信息接收都来源于视觉,为了讨好自己的双眼,人类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发明创造。从照相机到动画,再到近年来流行的120帧、4K、3D等等顶尖影视技术,为眼睛服务的产业已经登峰造极了吗?当然没有。

现在,业界大佬们最看好的是VR虚拟现实。这周一,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就坐在自己硅谷的办公室里,戴上VR眼镜,到访了刚刚被飓风严重袭击过的波多黎各。


扎克伯格在体验时说:“实际上我和瑞秋在物理世界中都不在一栋楼里,但我们感觉我们在同一个地方(波多黎各),有眼神交流、互相交谈。来击个掌。在这里我们环顾四周,感觉像我们真的在波多黎各一样,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,飓风过后人们都生活得很艰难。”

 

虽然小扎此行附带捐款1.5亿美元,但他的这段游历仍然被网友们视为利用灾难做营销,第二天他就发表了致歉声明。

 

戴上VR眼镜看到的波多黎各,跟我们在新闻里看到的有什么不一样呢?

新闻中,我们看到的是平面的、固定角度的、固定焦距的画面。如果摄像师要拍这棵树,那观众肯定看不清远方的海。而VR眼镜则是重现了环境中所有角度、所有焦距的画面内容。想看树有树,想看海有海。最重要的是,在电视前,我们是被动的接受者,给什么看什么;而在VR中,我们是主动的观察者,看什么有什么。也正因为这种沉浸其中、还能互动的体验,目前虚拟现实被浙江警方研发用于戒毒治疗,被华东理工大学用于环保课教学。当然还有时下最火的,游戏与社交:不再是微信群,而是可以开门、走进来、坐下的聊天室;不再是对着电脑自娱自乐,而是来到“电影院”和一群好友一起看首映。就像工信部最近在《虚拟/增强现实白皮书2017》中提到的,要开启社交网络2.0时代。


不过,就像网友批评扎克伯格时所说,“如果我们能看到你们真实的脸或许会好得多”。“虚拟”二字始终让人们对于这样的社交方式心有嫌隙,毕竟显得很不尊重。如果有哪个男生约女朋友来个虚拟约会,估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
回想一下,在手机越来越普及的年代中,对于它将取代面对面交流的质疑声此起彼伏。而如今呢,谁不是心甘情愿地接受来自手机的奴役?等到VR技术足够成熟方便的那天,最感人的一句话恐怕就是,你在哪儿,我现在就过去。


人类野心很大,对于视觉的追求绝不会仅仅局限于跟远方的朋友聊个天,最好呢是能够跟远方的星星聊个天。这周我们都被“中国天眼”发现6颗新脉冲星的消息刷屏了。


脉冲星是宇宙里除了黑洞之外最霸气的天体。密度之大令人难以想象,一块方糖那么大的体积,就可以重达几亿吨。也正因为此,它的自转非常快,比如这次发现的有自转周期1.83秒的,还有0.59秒的。与地球的24小时相比,这简直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速度。而脉冲星每自转一圈,我们就能接收到一个周期的射电脉冲信号。又短又稳定的周期,让它能成为宇宙中的“灯塔”,为人类的太空航行导航服务,而且,这个GPS还不用依赖地球信号哦。

 

让人惋惜的是,就在公布这项发现的前一个月,中国天眼的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先生却因为肺癌离开了。


南仁东先生在1993年萌生了在中国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的想法,随后他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,跋涉中国西南的山川,制定方案。但是建造一个大望远镜,哪儿有那么容易,没钱怎么办。于是,南仁东先生又转身去参加各种大小会议,推销项目筹措资金。可惜的是,20多年后,当倾注了全部心血的自己最亲的孩子终于有了第一个成果,南仁东先生却没能看见。


那个遥远的、巨大的射电望远镜,是人类望向太空的炯炯目光,也是南仁东先生永远明亮的眼神。
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www.fzynet.com Rights Reserved.豫ICP备14011947号